和力辰光完成B轮融资6.29亿,估值33.29亿!

2016-01-25

      原文转载自文三板(wensanban001)。 

      曾经一手炮制出《小时代》、《北平无战事》两大“爆款”的和力辰光,一直以独特的商业模式受到业内关注。

  近日,和力辰光董事、常务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翁志超接受了“首席娱乐官”的专访。聊到《小时代》和《北平无战事》这两个风格迥异的影视剧,翁志超形容道:“《小时代》是一个成功的商业产品,而《北平无战事》无疑是一个精典作品。”他把和力辰光运营这两个风格迥异影视剧的思路总结为:“和力辰光力求在IP内容创作上坚持两条腿走路。”

  不仅在项目的选择上独具慧眼,和力辰光的发展战略也独树一帜。虽然是一家成立不到4年的年轻公司,但和力辰光正在努力把自己打造成服务平台,为整个影视行业提供服务。

  独特的商业模式使得这家公司成长极快。“首席娱乐官”了解到,和力辰光在2015年12月31日前已经完成了B轮融资,共融到6.29亿,投后估值高达33.29亿。而一年多前,和力辰光才刚刚开始进行A轮融资。到底是什么,让这家公司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迅速成长?而和力辰光的与众不同究竟不同在哪里?它是否会成为影视行业里的独角兽?

  《小时代》好坏由社会判断,和力辰光只把大家想要表达的观念讲出来

  当初《小时代》票房的火爆,引发了口碑的两极分化,但作为较早的一部热门IP打造成的爆款电影,《小时代》已成为青春类电影里的一个标志性的符号,并在近些年的电影市场上扮演了一个极为特殊的角色:即使你不喜欢它,但你无法忽略它。

  翁志超把《小时代》票房的火爆归结为两点,一是《小时代》自2013年起开始上映,正逢整个国家电影行业开始蓬勃发展;二是随着消费习惯的改变以及经济行为方式的引导,大量的电影观众开始转向年轻群体,再加上互联网的配合,因此网络用户与年轻受众的关注点变成整个影视行业的重要部分。

  但《小时代》火了之后,指责影片突显奢靡浮躁社会风气的批评声不绝于耳,曾经有许多影评人认为此类电影的盛行会对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会带来负面影响。翁志超则认为,和力辰光要做的就是把即时的社会现象表现出来,“对于和力辰光来说,如果用互联网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那么电影就是To C的消费品,既然是消费品,就应该赋予它作为To C的消费品所应有的属性,即传统影视行业里所述的适销性。因此,我们会去选取目前电影受众或者说电影产品的用户群体愿意接受的内容去展现去生产,至于说内容到底好与坏以及是否对普适价值观的冲击均不做判断与引导,全部交由社会与用户去判断。因此,我们力求在不违反国家所倡导的内容与精神文化需求限定的框架内去把社会已经存在或者潜在的一些现象表达出来。”

  制作《小时代1》的时候,和力辰光还只是一家刚成立不久的年轻公司。对于当时的和力辰光来说,能够靠这个产品打响牌子,所提供的产品能够有人消费,已经算是成功的第一步。而《小时代》确实也成为和力辰光手中的一张大牌,《小时代1、2》的分账收入甚至占到公司在2013年总收入的84%。

  如果说《小时代》是和力辰光发展理念中“商业化产品”的代表作,那么《北平无战事》便是“艺术化作品”的代表作。“《北平无战事》应该要做一个作品,我们整体上的思路,产品要商业化,作品要精典,或者说要留有余香,让大家去品味,这个是我们一直两条腿走路。”

  下一步,和力辰光要给整个行业提供服务

  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曾把和力辰光形容成是一家与众不同的公司。那么和力辰光到底“不同”在哪里?

  在翁志超看来,这个不同首先在于李力的个人身份。不同于影视行业其他“淘金者”,李力实业出身,做到金融投资,再到影视投资,最后到影视实业。这样的经历也带给李力不同的经营思路。“影视跟投资里面,其实有一个很相像的地方就是风险控制。”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和力辰光要涉及到制作、发行、营销等各个环节,“不是因为这块业务赚钱而去做,其实制作很难赚大钱的,但是制作一方面可以使得公司对所有影视剧产品的成本进行良好的控制,另一方面是可以从某一角度去逼迫整个影视行业的制作规范化,进而使得影视行业的制作领域更加透明化,也为影视行业的工业化、标准化与规模化奠定基础。”

  也就是说,和力辰光的思路是用制作版块来控制影视行业的投资风险,“控制和力辰光自己作为执行制片方项目片的风险,协助影视行业其他投资人控制他们的影视剧作品的风险,适时拓展影视风险监理业务。只有当影视风险监理业务成为了成熟的体系与机制后,才能进一步来拓展真正的完片担保以及其他的金融产品服务业务。这是个一环扣一环,慢慢延伸出去的业务链条。”所以,和力辰光的整体思路是希望在通过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以及不同组合拳去打造一个IP亦或是打造一个让即时的电影产品消费群体能够接受的内容的同时,能够依微薄之力促使整个行业能够逐步的工业化、标准化及规模化。

  第二个不同便是和力辰光的整体定位:要从内容制片或者制作的单独领域跳出来,去打造一个服务平台。“我低下头来给你们提供服务,只有这样的情况下,才能打破现有影视圈里面很多的隔阂。”用服务平台打通整个行业去合作,受益者一定是IP本身。

  李力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过,要把和力辰光打造成IP增值服务平台。那么这个IP增值服务平台到底是什么?翁志超解释说,所谓IP增值服务平台其实就是一个内容服务平台,“就是说我要给这个内容提供服务,能够让这个内容真正地获得大家的认可,或者说大家愿意去消费。”

  不过,随着和力辰光的制作平台搭建、完片担保体系的落地以及后续营销发行等服务体系的构建,和力辰光将不再只是一个内容服务平台,“我们力争给整个影视产业链条上的不同公司来提供服务,将自己打造成影视行业的增值与服务平台”。

  这也是为什么比起内容创造公司,和力辰光更愿意把自己定义为一个服务平台。翁志超总结道:“在我们的平台下面我们有自己的制作基地,有自己的置景、服装道具、化妆造型、器材租赁甚至整个剧组后勤保障等等,我们可以解决自身的影视剧拍摄,同时我们也愿意给影视行业里的同仁们提供服务。同时,我们利用我们的风险监理与完片担保产品、营销与线上发行的配套等等辅助影视制作和制片的服务,甚至是为处于初期阶段的影视公司提供金融产品服务,这个是整个和力辰光的发展战略。”

  B轮融资6.29亿,投后估值33.29亿

  商业、文艺两者兼顾,服务平台涉及整个产业链,非同寻常的经营思路使得和力辰光成长的极为迅速,同时和力辰光在资本运作上同样几条腿走路。2014年年末、2015年年初和力辰光完成A轮融资;2015年10月16日,和力辰光正式变成股份有限公司。在拿到营业执照之后,一方面和力辰光用最快的速度督促中介机构配合公司制作全套新三板的材料上报全国股转中心,另一面和力辰光迅速启动B轮融资,并在2015年12月31日之前全部完成。这次融资和力辰光共融到了6.29亿,投后估值高达33.29亿。参与投资的机构不仅拥有中信锦绣资本、上海金浦产业投资、招商财富、信达资产、君诚资本以及天星资本等大牌投资机构,亦拥有广东省广电集团下的弘力飞马、已布局VR领域的上海沃肯以及已布局文化金融领域的梦非文化等产业上将有所结合的投资机构。

  是什么使得这些大牌投资机构或产业上的投资机构纷纷“慷慨解囊”?翁志超相信,这说明公司目前的模式以及运营成果是受到大家认可的。“对于和力辰光来说,在整体战略布局上我们一再强调,不仅仅要做好内容,更好搭建好服务平台。内容的创作与打造永远是我们重中之重的一个方向,我们一定会专注做好我们的内容,不管是产品还是作品。但我们在打造内容的同时,我们同时要考虑公司的规模化发展问题,因此只有通过搭建服务平台来解决,只有把服务平台与配套内容做起来以后,公司才能规模化,才能保持快速的成长性,才有可能以公司的微薄之力倒逼整个行业与好莱坞的工业化、标准化与规模化贴近。因此之所以相对于其他公司的融资,和力辰光的本次B轮融资这么迅速、估值也不低且还吸引到如此多的大牌投资机构,其实大家还是看重了这个模式。”

  在公司成功完成B轮融资的同时,2015年11月,公司还同时向全国股转中心提交了挂牌申请材料。目前,公司正在申报反馈意见回复的阶段。作为一个完全符合A股IPO的公司却要提前去申报新三板挂牌,很多人不理解,都在发问翁志超,为什么和力辰光选择上新三板,而不是IPO?为什么和力辰光想要IPO后还要提前挂牌新三板?

  翁志超给出的答案是:“首先,作为中国资本市场架构里的一个重要环节,新三板的挂牌能够促使公司提前规范化运作,毕竟影视行业由于本身行业的非标准化非工业化,影视行业里的公司主动由于行业的发展而提前规范化的不多,因此促使和力辰光提前挂牌新三板,也是为了能够提前促使和力辰光的高级管理团队在运营公司时从开始就插进入一根规范化的脑弦;其次,影视行业作为一个资金与资源均是密集型的行业,其中所属的公司在宣传与融资等方面就异常重要。新三板虽然不能像A股那样赋予超高的估值,但挂牌新三板能够帮助公司进行媒体宣传,让更多的投资机构了解公司愿意与公司接触,从而拓展了融资途径;再次,较之私募融资领域,新三板相对来说还拥有定价权,而这个定价权对于任何一个公司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以后公司在其他定向增发的时候人家就会知道,这个公司其实有一个基础的价格的,不是说我空口谈的价格。”

  翁志超也表示,新三板其实和IPO并不冲突,“在准备挂牌新三板的同时,公司也在同时准备IPO,并已经按照以前IPO的审核标准启动了财务核查以及问核走访程序,同时公司已于2015年12月31日向北京市证监局申请了辅导备案。接下来,公司会适时选择,包括考虑新三板创新层设立后是否会对整体流动性有所帮助、IPO的审核流程以及注册制何时推出等后决定何时上报IPO的申请材料。”

  当然,申请新三板之后,公司要开始进行信息披露并接受外界的监督,公司的运营也会面临更大的压力,但翁志超坚信这对公司来讲是好事,“压力其实也是一种动力”。

  对话翁志超

  首席娱乐官:除了《爵迹》,接下来还有哪些IP?

  翁志超:我们接下来有很多大的IP,我们所定义的IP有各种各样的。我们会认为《校花的贴身高手》这个电影也是一个很大的IP,因为它的网剧已经破10亿了,10亿俱乐部其实不多的。另外我们会认为,比如说我们签了《嘿,老头》的编剧刘东岳老师,我们认为他本身也是一个IP。包括我们认为郭敬明导演本身也是一个IP,所以为什么会说跟郭导有一个9部戏的合约。

  对于和力辰光来说,它的IP的概念有很多。比如我们还跟春天融合也有长期的战略合作协议。那么春天融合对我们来讲也可以看成是一个IP。怎么样让各种各样的合作关系创造价值,能够让我们给它提供它所需要的服务,能够让合作得到社会的认可,被消费出去,这就是我们力争在IP运营上做到的。

  首席娱乐官:和力辰光现在和太平洋保险开展了风险监理业务,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翁志超:整个在影视里面会有很多影视制作险。这个影视制作险包括财险、人身意外险,包括雇员责任险等等。这些险肯定每个剧组都要去买,这种情况有时候我们怎么去做风险控制?因为对于整个服务平台来讲,最重要的是风险控制。所以说,我们肯定要跟国内最大的财险公司合作。同时我们做风险监理业务。风险监理业务的意思就是说,我要去现场剧组,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制作团队、制作能力,有自己的基地、服装、道具。第一,我们自己有能力去监督他们,第二,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的器材、服装、道具可以先顶上用,尽量减少预算外的时间跟预算外的成本。这种情况下,我们跟太平洋保险的合作模式就是我们来做这个风险监理业务,他们出险种。在他们出单的情况下,他们再视保险业务的风险来排除风险,然后把一些高风险的排给海外的再保险公司,基本上我们现在是这样的模式做的。

  首席娱乐官:这个风险监理业务是只针对你们自己的作品吗?

  翁志超:不,我们肯定是希望针对更多的作品,整个市场的作品。因为真正做这套业务的人没有很多。第二,我们提供风险监理业务,其实是为了切入到我们的制作业务。就是说,在我们风险监理切入点的情况下,如果万一真的出现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延期什么的,公司没有办法提供器材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提供我们的器材,我们可以顶上我们的制作团队,其实相当于提供一整个链条的服务。所以我们希望整个对所有的影视公司做这些服务平台,并不是只是针对我们自己。因为对于影视公司来讲,真正自己主投、主控、主制片的电影,一年做3、4部真的是很厉害了。如果只是靠这几部电影的量,还是会无法打破单片致胜的整个行业的魔咒。所以说,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希望从内容的服务平台变成整体的影视剧的行业服务平台。

  首席娱乐官:你们的这种模式有没有学习美国好莱坞?

  翁志超:我们其实也是在慢慢学习美国,包括今年要落地的完片担保的整个架构体系,包括像风险监理,其实我们所有的体系都是跟美国学的。

  我们在香港,在美国都设了公司。因为对于中美两国来讲,或者中国跟外国来讲,最大的隔阂在于法律保障,或者在于生意的概念,为什么要在香港、美国设立公司,并且把业务架构搭起来的原因就在于,能够让基本法对照,我完全是用美国的法律体系跟你美国的公司合作。也是看重了未来的中美合作,中美拍片包括制作什么的。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